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海琼楼

蓝海生蓝梦,金沙息夜潮。人空天地静,玄鸟识渔樵。

 
 
 

日志

 
 

麻麻  

2017-01-26 19:59:24|  分类: 散文 随笔 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麻
花海琼楼 摄影并文
    各位看官请注意,我说的麻麻非网络语言中的麻麻,而是我园中麻雀们的昵称。
    麻雀又叫家雀,凡有人烟的地方都可以见到它们的身影。灰不溜秋的小毛团子,差点在全民除四害时被灭了。我在想,麻雀之所以还能活下来,应该与老鼠差不多——它们的生存能力超强。
    瞧,我这扯哪儿去了,得说说为啥给麻雀起了个麻麻的昵称。
    平时麻雀见多了,不稀罕,又不是猫猫狗狗,没必要用什么昵称,不就是麻雀嘛。
    先从就餐说起。将军(我家大公鸡)早晚两顿吃大米,它们随着一块儿吃,将军午餐是蔬菜加碎肉,小麻雀们就跟着捡点残渣,一日三餐,将军和麻雀已养成习惯。有时我忙起来误了它们的饭点,将军会在门外高声鸣叫,而麻雀们则集体出现在窗外我能看得见的地方,挤成一堆,默默地注视着你……我曾跟博中好友江水白说过,感觉似乎被绑架了。
    我饭后在园中散步,麻雀们总是跟随其后,你走它们走你停它们也停,看着好玩啊。我对它们说,还没到用餐时间呢,跟着我也没用,就惦记着吃呀。
    是啊,我以为小麻雀们只会惦记着吃。
    那天我有事外出,与往常一样,麻雀随从们在通往园外的路口散去。我朝园门走去的时候,余光里有一个小东西在扑腾,哦,一只麻雀还跟着我呢,它落在门口的苹果树上,看着我开门关门,目送我远去。最最要紧的是,回来时它又迎我。这小家伙我认得出,它的左眼受伤失明了,看什么都会偏着小脑袋。“偏脑袋”半大的时候误入大厅,是我把它抱出去的。莫非,莫非麻雀亦有情?啊啊,就是啊!可爱的小麻麻!
    麻麻昵称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
    人类以为自己聪明无比,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很少有人把麻雀放在眼里,更不知道小小的麻雀除了吃虫吃粮食还会有报恩的情感,这在通常人的眼里真有些不可思议;开始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现在不了,麻麻们真的太可爱了。山庄里尽管有很多的鸟,但如果没有了麻麻们,我一定会失去对大自然完美的欢乐。

    有道是:院居麻麻麻烦少,家有喜喜喜事多。
    琼楼祝好友们新春快乐!


一、桐树旁的麻麻
麻麻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蔷薇山庄之冬-风雪中的麻麻们 花海琼楼摄于2017年2月22日】


二、琼楼卧室窗外蔷薇枝条上的麻麻
麻麻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蔷薇山庄之冬-风雪中的麻麻们 花海琼楼摄于2017年2月22日】


三、阳光下的麻麻
麻麻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蔷薇山庄之冬-阳光下的麻麻们 花海琼楼摄于2017年2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1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