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海琼楼

蓝海生蓝梦,金沙息夜潮。人空天地静,玄鸟识渔樵。

 
 
 

日志

 
 

【转载】悲矣,喜鹊  

2013-03-24 09:52:11|  分类: 友情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qcm111《悲矣,喜鹊》
 

 

悲矣,喜鹊

 

                      简单说,喜鹊的悲来自于拆迁;稍微具体一点说,

喜鹊正在县城一所高级中学后院的一棵杨树上筑巢,而这所高中即将搬迁,对此,喜鹊一无所知。

      我只是记下了这件事,并不愿意或是不忍心详细地叙述这件事。然而,不详细地叙述这件事更与心不忍!    这所学校建于1958年,截止到废弃的今年,已有54年的历史。这54年,经历了独立初中、完全中学(初、高中兼有)纯高中三个阶段。当然,“与时具进”是免不了的——学校规模年渐扩大,硬件设施月渐完备,“面子”和“里子”日渐华美。尤其2003年初中部被剥离出去以后,学校逐年加大基本建设力度,新建、改建、扩建工程连年不断。除新建三幢漂亮的大楼之外,还扩建了操场、跑道,增建了彩钢结构封闭体育馆。主席台、观礼台、篮球场、排球场、乒乓球馆、大小餐厅等都极具规模,规格自是不低;校园内外载柳种花布草,雕塑喷池,处处有景,景景悦目;卫星接收天线、局域网、电教室、理化实验室、图书馆,所有设置与设施标准无一不高。

      这所学校还缺什么呢?还有什么不足吗?没有了,实在没有了,已经尽善尽美了!我以为这是全市、全自治区、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完备最美丽的学校。接下来只有只能也一定会静下心来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培养出全市、全自治区、全国乃至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诚然,我们更盼望未来“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之星在这里升起。

      然而,所有可能的辉煌和奇迹都不可能在这里发生了:2010年就有消息说这所高中将要迁走,新校址已开始征地。起初,人们都不相信,之后就议论纷纷,私下谩骂者居多——至于为何而骂和骂些什么,不言而喻。当然这动摇不了决策者的决心和毅志,阻挡不住开发商的信心和脚步,“发展”、“特色”、“不争论”、“加快城市化进程”等等变成了他们随心所欲无所顾忌的铲车和伸出巨臂的塔吊......

      不要扯那么远。还是说喜鹊吧。

      2011年,刚刚接近11月,塞外就已入冬。这个冬天格外的冷。我的腿疾对天气极为敏感,冷骤则疼痛加剧。坐卧不宁,室内蹒跚,良多苦闷。不时移步阳台向外张望。凡目之所及,周而复始地看,直至看厌。“三秋”过后,杨叶纷纷飘落,柳叶虽然仍流连枝条,但已是灰黑而又无精打采,不免令人屡屡伤感。此时反复玩味“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句话:真的很美妙,它点燃人们心中的希望,劝慰人们面对严酷要忍耐再忍耐;它富有哲理和深刻的含义。但很快回到现实,从眼下的11月到明年的4月末5月初,足足的6个整月,要熬180天!这时才觉得这句话是在和人们玩“画饼充饥”“望梅止渴”的游戏,这是一句骗人的鬼话。以此类推,这样的美妙语言不胜枚举——“奶、肉、油等食品含毒具已曝光,去毒之日还远吗?”“初级阶段已来临,美好的未来还远吗?”“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腐败官员天天被推入法庭投入监牢,百姓企盼的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不是指日可待吗?”......常有人摇唇鼓舌满嘴跑火车炮制此类佳话致使善良的人们屡屡上当......

      又扯远了。行文过半无喜鹊,只因思绪积万千。放下吧,还是说喜鹊。

      家居二楼。阳台所向就是高中校园后院。虽是后院,却跟其前院的宽阔、绿化一般无二:教学楼、宿舍楼、体育馆、伙房和餐厅尽在眼前,一长排柳树、六短排杨树株株可数——它们的排列比那些上间操的高中生要整齐而有精神。那些高中生站排总是犬牙交错,无论口令多么严厉,他们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让人感觉难受。杨树间的花池、低矮茂盛的灌木、露天乒乓台尽收眼底......渐渐地我的注视焦点集中在第三排中的左数第二棵杨树上。

      时至腊月,渐有三、五只,十几只喜鹊常光顾那些杨树。它们或单独来或结伴来,总之是有序而来,无序而落,叫声喳喳,一团热闹,满院喜气。十几只,这是少见的颇具规模的团队呢,无论听来还是看去都令人兴奋!每至此时,我完全忘掉了跛腿的疼痛。没过几天,回减到三、五只,最后仅有两只每天必来一、二次。它们或清晨或午后飞来,落下,翘尾,探头,互叫,互答。我由衷地发出叹许:唯你二位天天报到点卯,而你们的同胞都“逃学”了,它们不是好学生。

      人间盛大的节日春节来临,远处半空常有爆竹炸响,而这里略显安静,因为学生已放假,我所居住的这栋家属楼的居民们对鞭炮并无格外的兴致,偶尔放几个,应一应景而已。所以两只喜鹊照来照落,不惊慌不忙乱。那几天我似乎有所发现:它们飞来,只落在三排左数第二棵杨树上。它们在这棵树的疏枝间跳上跳下。春节刚过,我又有新发现:它们每天只来一次,但逗留的时间较长;更令我惊奇的是它们衔枝而来,开始在这棵树上筑巢!我忽然明白了:早些时候那个团队是来帮助这两只喜鹊选址的,最后它们二位选中了那棵树。此后它们一天都没停止过,衔来树枝,在树杈上编织。我相信,它们是在精心营造自己的爱巢。那棵树与我的直线距离至多30米,所以它们的投足振翅我看得清清楚楚,它们的相互应答也声声入耳。

      “数九”严冬,夜长昼短,没那么的觉可睡,我自信起得很早,但当我6点放眼窗外,看到它们正为自己的房子“添砖加瓦”,看上去它们已经忙碌多时了。次日,我特意5点起床,天还有些黑,东方尚未“鱼肚白”,此时隐约看见一只喜鹊站在初具规模的窝沿上方的树枝上向西北迎风张望,不跳不叫,似乎很安静。而这时,有七、八只麻雀站在附近杨树和柳树的细枝上注视着孤独的喜鹊。正当我疑问喜鹊的伴侣为何迟迟未到的时候,这只喜鹊似忽兴奋起来,喳喳地叫,频频探头翘尾。这时另一只喜鹊从西北方顺风飞来,它叼着的树枝依稀可见。待它落下来,伴侣叫着靠上去,很亲近的样子,旋即又落在窝沿上,频频翘尾探头,似乎是指点伴侣安放树枝的位置。那只叼着树枝的喜鹊跳落在窝沿上,把树枝放在窝里,缓了缓,又叼起来,放上去,再叼起来,放上去,反复安放了几次似乎都不合适,当又一次安放树枝时,不小心树枝滑落,掉到地上。喜鹊毫不迟疑,飞落到地上。几乎在喜鹊飘落的同时,几只麻雀也跟着俯冲下来——它们断然不是来抢夺那根细棍,大概是想看看喜鹊怎样把树枝再衔起来或是为喜鹊加油,总之是随着喜鹊落下去。这些麻雀的窝是安在彩钢结构的体育馆房沿上的,许多天来,它们一直是这里的看客。它们好奇,引颈,围观,观摩即将成为新邻居的喜鹊怎样打造工程浩繁的窝。喜鹊与麻雀从不产生矛盾,喜鹊并不以自己胳膊粗力气大欺负弱小,麻雀也不以自己的众多而挑衅欺邻,它们相安无事。这里有了鸟儿们的平淡故事。

      喜鹊在地上稍事休息,在伴侣的叫声中叼起树枝拔地而起飞临窝边,麻雀们也随之飞了上去。

      两只喜鹊轮番飞来飞去,工作了五个多小时,一直忙到10点多。它们下午不来,可能在休息。

      3月1日,开学;3月上旬,学校开始搬离,学生分年级陆续转至新建的学校;中旬, 搬离完毕——偌大的院里消逝了青年男女们活力四射的身影,入夜,教学楼不见了明亮的灯光,以往的校园一片寂静,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而俩喜鹊全然不知,作息时间不变,每天清晨、上午来搭窝,依然是那么热火朝天。

      它们忙,我闹心。

      3月26日下午,院子里开进了挖掘机、吊车和几辆卡车,接着便是油锯杀猪般嘶叫,杨树柳树们棵棵被斩了头;接着掘根;吊车把须根大体完好的树桩吊装在卡车上,一车车运到新校园去了。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做得那么迅速。这些树到那里能够获得新生,而且会出挑得更美丽。可怜搭建了一半的喜鹊窝随树冠骤然仆地,散落在地上是一堆干树枝。操作升降梯的人和油锯手一脸的平静,他们毫不犹豫自然没有任一点点的迟疑!

      平静下来之后,满园疮痍。

      3月27日清晨,当我忧心忡忡准备走向阳台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喜鹊声声相叠的“喳喳”“喳喳”的叫声,循声寻找它们的身影,更令我惊奇:一只站在体育馆钢瓦沿上,另一只站在斜对面教学楼顶避雷装置的钢筋上,遥遥的探头,遥遥的翘尾,遥遥的连叫。那叫声饱含诧异,不解,无奈......其叫声之躁之燥之凄惨,令人惊恐甚至使人毛骨悚然。见之不忍,闻之不忍。然而它们脚不移位就这样叫了60多分钟,直至东方日出又披一身阳光的时候,渐歇,累了。

      我心揪着。问喜鹊:你们有泪腺吗?会流泪吗?只会欲哭无泪吧?你们发泄愤怒的方式是什么?会骂吗?流行“。”“泥。”“马。”之类的网络用语吗?你们有“上访”的地儿吗?

      我心悬着。劝喜鹊:正如你们所见,所有的树都连根拔走,灌木都不留一小棵,怎么会独留你们搭窝那一棵让你们成为“钉子户”呢?他们连民愤尚且不忌,何忌“鹊愤”?对纳税人尚且不屑一顾,哪容得你们矫情?你们不懂那深不见底高不可测极其复杂又极富技巧的gdp!你俩南下吧,“北漂”也行——旋即又想到,与这所高中几乎同一时间,西部重镇的一所更为古老名声远播的高中也搬迁到县城里来了,一城南,一城北,两所高中,占平坦肥沃水浇良田200多亩。此类情景,各地一也。18亿亩红线处处敢碰处处在碰。想来想去,实在没有什么良策提供给喜鹊,36计,无一灵验。你们摸着石头凭运气去试去闯吧。

      我心纳闷。责备喜鹊:你的亲友们凭什么为你们俩选择这里为吉祥之地造房?是贪图这里有高楼围绕背风保暖?是贪图这里有学生丢弃在地上的零食小吃?是贪图这里的文化氛围也玩一把文明高雅?是想近距离窥视男生女生迅疾的亲吻拥抱?是想让莘莘学子们天天听到“喳喳”从而心情舒畅进而鼓励他们奋发苦读?还是想让这里一茬又一茬未来走向五湖四海的人们更了解你们——祖祖辈辈世世代代把吉祥报给人们为己任,从而提高你们的知名度?

      你们既有善心,又不乏私欲;你们不烦人,人偶尔会顾不得你。总之,你们为自己抽的这一签,作了错误的解读和判断。

      喜鹊,再没有飞临这里,这里成了它们的伤心地。其实,伤心的还不止喜鹊,麻雀们也很悲哀——杨树枝头已舒展到近20米的钢瓦沿上,与麻雀窝近在咫尺,麻雀们出入极其省力,不必振翅只须探一下头就可以跳出跳入。现在不行了。出窝:先飞出几米,再转身、拔高,才能落到钢瓦沿上;进窝:须在钢瓦沿上攒足力气,飞落一尺,再把头对准窝门钻进去。有时一次钻不进去,钢瓦沿上歇息后再飞、再钻。总之,那些高难的体操动作每天都要做上几次。

      人折腾,鸟不宁。

      往日的高中校园,一片空寂。只有一匹毛色黑白相间的肥花猫偶尔在这里闲荡,远远望去,一副无力落魄的样子;半空偶有几只鸽子画个半圆滑落宿舍楼的脊瓦上;麻雀们无树可依,疾来疾走,不玩不闹。真想给麻雀们提个醒:不久的将来开发商动手的时候,不会因为你们在这里居住的时间长资格老就对你们有丝毫客气,你们会在懵懂中沦为“难雀”,那凄惨比喜鹊有过之而无不及......走为上,走为上......

悲矣,喜鹊——连同那些心地善良的麻雀们。

                                      

                                                              2012.4.11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