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海琼楼

蓝海生蓝梦,金沙息夜潮。人空天地静,玄鸟识渔樵。

 
 
 

日志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7】  

2010-08-10 23:57:41|  分类: 友情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花海琼楼

 

 一直被琼楼称为柳哥的东门柳,他的才情可不得了,填词作诗写小说什么的样样都会。这不,人家写的《苏东坡》竟然给拍成了电视连续剧,且被广电部作为重大历史题材的优秀作品向全国重点推出。四十四集电视剧《苏东坡》由著名导演王文杰执导(王文杰曾执导过《成吉思汗》、《光荣之旅》及《北方有佳人》等电视剧)。此剧已拍摄完毕,好朋友们不久就能够欣赏到啦。

 琼楼现在想与好朋友们分享的是柳哥的新作《一个副县长的网恋》(瞧这标题就够时尚的,对吧?一个副县长的网恋【1】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http://blog.163.com/dongmenliu@126/【东门柳博客网址】

长篇小说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

作者:东门柳

 

主要人物表

刘文彬……男,43岁,东原市政府办公室秘书科科长,明和县副县长,博名“三棵树”;

海  韵……女,38岁,海营市某事业单位工程师,博名“风”;

崔东利……男,44岁,明和县常务副县长;

王芸芳……女,42岁,东原市档案局科长;

彭    永……男,43岁,东原市常务副市长秘书、科长、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主任;

郭向阳……男,49岁,明和县委书记;

迟瑞祥……男,46岁,明和县县长;

余有水……男,55岁,明和县政协主席;

小   张……男,28岁,刘文彬司机;

王志英……男,36岁,明和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上集故事梗概】 

刘文彬对席玉强的不幸遭遇愤愤不平,填词抒怀。一个匿名电话告之:他的妻子与彭永出双入对,刘文彬没有太在意。但几天后,第二个匿名电话证实了二人已在祥云大酒店过夜,这使刘文彬陷入痛苦之中。他借酒浇愁,在博客上写诗抒怀,博友风劝他想开些。四更时分,县委书记郭向阳打电话请他过去一趟,引进的花生加工项目出事了。

【续上】

刘文彬刚走到郭向阳的家门口,见郭书记早已在门口等候。他热情地把刘文彬让到自己的书房:“本来可以明天谈,可睡不着哇。”

刘文彬指了指自己的手表:“已经是明天了。”

郭向阳连声说:“是啊是啊。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哪!”

刘文彬笑了笑说:“郭书记,你可要注意休息呀,不要太劳累。”

郭向阳说:“你不是也没休息吗?”

“惭愧惭愧呀。”刘文彬连连摆手,然后忙转向主题,迫不急待地问:“郭书记,花生加工项目出了什么问题呀?”

“投资商决定撤资。”

“啊?!理由呢?”

郭向阳平和地笑了笑说:“说是条件不成熟。”

刘文彬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理由吧?可行性研究报告是他们自己搞的,怎么会是不成熟呢?恐怕深层次的原因别有蹊跷吧?”

“说得对。是有人故意让这个项目砸锅的。”

“怎么会是这样呢?!”对于官场的你争我斗,刘文彬并非不明白,他见过的实在太多了,但当这种事真正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太突然,有些许的不适应。郭向阳点上一支烟,淡然地笑了笑:“怎么就不会是这样呢?”

郭向阳的神态使刘文彬颇为敬慕,这位比自己年长五岁的长兄,在大事面前显得异常沉稳老练,轻松洒脱。须知,这个投资1.1亿的农工项目,是郭书记打农业翻身仗的第一个关键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这么因为内部人的恶意使坏被泡汤了,轮到谁身上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郭书记处之泰然,这个“班长”当得好,能压住阵,他服。于是又问:“知道是谁了吧?”

郭向阳点点头:“是郑子云。”

“郑子云-----?!”

“这并不奇怪。雇凶打席玉强的就是他。”

刘文彬并不感到突然,案子破了,终于能还席玉强及其家人一个公道。现在他更关注的是郑子云,他是如何破坏这个项目的。郭向阳继续说:“他是为了报复对席玉强一案的调查才铤而走险的。他找到了开发商吴明川,搬弄是非,黑白颠倒,一阵雷烟火炮,把人家吓跑了。”

刘文彬疑惑不解地问:“那吴明川就那么听他的?”

“郑子云对吴明川说,明和县的农业是个老大难,郭向阳和刘文彬都在明和呆不久,没有他们的支持,你这个投资是白投。”

刘文彬气得面色发白,他拧灭了烟头:“简直是混帐!我就不明白,怎么能让这样一个品行低劣的人担当新工业开发区主任呢!”

“是啊。不拿掉这个害群之马,明和县就没有宁日!”

“恐怕阻力很大。”

“嗯,你指的是崔东利吧?”

“是的。”

郭向阳态度坚定地说:“不管他的后台是谁,关系有多硬,必须撤职法办!”

刘文彬一时忘却了王芸芳和彭永给他带来的恨意,情绪激昂地说:“对,郭书记,我坚决拥护和支持你的决定!我会在常委会上第一个举手赞同。”

“那好,上午就开常委会,专题研究郑子云的问题。”

 

从郭向阳家走出来,天已擦亮,刘文彬并无睡意,独自一人来到了城西的莲花湖畔。这里杨柳依依,但荷叶已残,秋风带着几分凉意不时袭来,使刘文彬咳嗽了几声。有几个老人已在岸边柳林晨练,看来他们是这里的常客。没想到的是,县政协主席余有水正在一棵粗大的柳树下打太极拳,见刘文彬来,他收式舒气,停了下来。

“余主席,起得早啊。”刘文彬热情地与他打着招呼。

余有水笑嘻嘻地回应着:“你怎么也到这老头扎堆的地方来了?”

刘文彬笑了笑说:“纯属鬼使神差。”

“啊,有心事吧?”

“没有没有。”

“没有?别忘了,我可是比你多吃了几年咸盐,瞒不住我的。”

“真的没有。”

余有水用胖乎乎的手指点着对方说:“最近是不是与芸芳不怎么滑快呀?”

刘文彬纳闷,消息怎么传得如此迅速?迟疑中,余有水忙说:“别含着冰块不说凉了,机关大院里早传开了,说彭永和王芸芳旧情重续。你不知道?”

刘文彬吃了一惊:天哪,原来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他茫然地摇了摇头。

“文彬哪,想开点,别听他们瞎说。”

刘文彬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不是“瞎说”,而是事实,他只好“哦哦”了两声。作为男人、丈夫,他觉得窝囊到了极点,而眼前的残荷败叶更使他心寒颠栗,他暗骂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鬼地方!

余有水似有察觉,不由地一声叹息:“唉,王书记走得太早了,不然,哪容得芸芳这么做。大早晨的,不说这些了。上午要开常委会,郑子云那个王八羔子该到头了。”

刘文彬不解地问:“老爷子,我就不明白,像郑子云这种素质低下的人怎么能担当新工业开发区的主任呢?”

“官场呆了这多年,你还不明白?有人撑腰呗。”

“当初在决定这个人选的时候,你举手了?”

余有水坦然而言:“举了。”但见刘文彬以迷惑不解的目光望着自己,余有水忙作解释:“不举行吗?当初宋兆庭当县委书记,专听崔东利的,我不举手也得通过,而且赚个不维护班子团结的罪名,何苦来哉。都讲一团和气,那就和气呗。”

刘文彬勉强地笑了笑,那表情比哭还难看。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无奈之笑,已经是官场避讳敏感话题加以自保的最保险最简捷的表达方式了。不信试试,你就是再正确、再有理,敢直舒己见行吗?不用说直接得罪人,就连不少领导也会判你个不成熟不老练的评语。不成熟不老练就意味着你还需要多锻炼几年。多锻炼几年意味着失去了机遇,仕途失去机遇意味着步步赶不上,被判了死刑。所以,要想端好仕途这碗饭,就必须首先管好自己这张嘴,正所谓祸从口出。

余有水的态度很竖定,必须拿下郑子云。但刘文彬想没那么简单,常委会上一定有一番激烈的争论。

这倒不是说余有水政治上不老练,可千万不要这样想,明和县的人都知道,余有水玩政治如鱼得水,他能把人玩死还得让对方临死说声来世报恩,只是不轻易下手罢了。知其较深的人都喊他绰号“余泥鳅”。余有水这次一反常态地变得大义凛然,是因为崔东利把他逼急了眼:一来,崔东利不该为了搞下刘文彬而拿他夫人的侄女说事,这太拿他余有水不当回事;二来,崔东利对政协提案大放厥词,弄得政协委员们怨声载道,埋怨余有水硬不起来,光嘴行,是个假把式、窝囊废。对于余有水而言,这是最后一届政协,如果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这辈子算是完了,窝囊废的名声就得陪他进火葬场;三来,混到正县级已经封顶了,不再有名缰利索束缚他。这时再不站出来说句真话、人话,这一辈子也太那个了。他想,太阳落山也是红的。他有些歉疚地说:“没想到啊,徐燕给你带来了麻烦。”

刘文彬早有风闻,只是没拿当回事,他笑着摆摆手:“不是徐燕还会有王燕李燕,说不定还会说奥黛丽.赫本与我有染呢,要想臭我,他们总有办法。身正不怕影子歪,随他们的便。”

余有水点头认同:“嗯,不要让谣言乱了阵脚。今天上午就叫郑六子滚蛋!”

“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刘文彬忧心忡忡地说。

“那是当然。站在他后面的还有崔东利,崔东利上面还有宋兆庭。”

“宋副市长会直接干预这事?”

余有水冷冷一笑:“他要不干预就不叫宋兆庭喽。现在这事,拽拽耳朵腮动弹,某人他姐------没法弄。人情大于天,什么这章那法的,早扔了,整别人的时候才捡起来用一用。文彬哪,你也知道,这明和县历来是明和暗不和呀!”

刘文彬对着一片残荷发出一声叹息:“余叔,不管怎样,郑子云的问题必须解决,不然,我们对不起席玉强,对不起明和县的老百姓啊。”

“嗯,说得好!放心吧,老子今天要发威了,不然,他们拿我这只老虎当病猫。”

 

当天上午九时正,由郭向阳主持的县常委会在县委办公大楼小会议室正式开始,会议气氛相当严肃。县政法委书记和县委组织部长作为专案组的组长和副组长分别将郑子云利用黑社会势力解决土地争端,多次打伤或致残当事人的犯罪事实和破坏县投资环境一事作了详细汇报。汇报占用时间达两个小时。

在这期间,崔东利的脸色白一阵青一阵的,一个劲地抽烟,不是迫于郭向阳的会前规定,他早就借如厕之便打电话汇报给宋副市长了。会议内容是在到会以后他才知晓的,显然,郭向阳秘而不宣,意在防范于他。这次,他十分被动,因为一向自信的他,没有料到郭向阳来了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方面,他利用县公安局的老侦察员虚张声势,装作办案难度大,迟迟不得进展麻痹了他;另一方面,却又从他原任职县调精兵强将迅速破了案。其中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刘文彬的中学同学,时任省公安厅的刑侦处长。崔东利恨透了郭向阳,更恨刘文彬,也恨郑子云,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简直是个窝囊废!他还恨自己,为什么大意失荆州!但形势告诉他,时下光恨没有用,如何保住郑子云才是问题的关键,保住了郑子云就等于保住了自己。他原想丢卒保车,但又一想,郑子云丢不得,一旦把他当成替罪羊,这小子反咬一口,自己断难脱身,他知道的情况太多,一旦反水,对自己就是灭顶之灾!二人已经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怎么办?他的额头上渗出了细汗。

刘文彬注意到了崔东利的一举一动,等待他作如何反映。

该轮到常委们发言了,刘文彬第一个表态:“事实证明,郑子云已经失去了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基本素质,成了一个混迹于黑社会势力集团的人物,必须开除党籍,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崔东利捻灭烟蒂马上表态:“是不是黑社会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界定,我不认为他们是黑社会集团,他们不过是些讲哥们义气的朋友。”

刘文彬立即反问:“请问,东利同志,什么才叫黑社会呢?”

崔东利毫不相让:“这还需要我来作解释吗?”

刘文彬谈然一笑:“政法委的陶书记已经作了解释,并且列举了郑平等一伙黑社会势力的种种罪行,恐怕这不是一个哥们义气所能说通的吧?”

崔东利冷冷一笑:“这要看怎么解释了。”

刘文彬斩钉截铁地说:“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这不是靠解释就能黑白颠倒了的事情。”

另一位常委撇着嘴,说话有些阴阳怪气:“郑子云还是有政绩的,不要一棍子打死嘛。”

余有水反唇相讥:“靠欺压老百姓得来的政绩再大,共产党也不需要!”

这位常委强调道:“方法问题嘛。”

余有水敲着桌子说:“这是立场问题,都触犯刑法了老兄,你没喝醉吧?”

这位常委涨红了脸:“老余,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喝郑子云的酒太多了!”

“工作嘛!”这位常委说话已经没了底气。

刘文彬冷冷一笑:“革命不是请客就是吃饭,对吧?”

人大主任陈子昌表态很简捷明快:“郑子云早该撤了,他已经变了质,开除党籍,交司法机关处置。”

崔东利马上表态:“我不同意。以后谁还敢开展工作?”

余有水说:“共产党不缺人。”

县长迟瑞祥说了些不痛不痒的话,只说该严肃处理。

……

会议一直开到中午一点,形成最后决议:开除郑子云党籍,交司法机关处理。待市委批准后立即执行;严厉打击本县黑恶势力;由县政府赔偿席玉强经济损失50万元,医疗费由郑子云支出20万元,其他由县新兴工业开发区支付。

 

令刘文彬没想到的是,市委没有通过明和县常委会决定,只给了郑子云一个严重记过处分,而且郑子云很快被调到市府机关工作。为此,郭向阳找到市政府,与代市长宋兆庭拍了桌子,又找到市委组织部发了一通火。但木已成舟,郭向阳无功而返。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刘文彬知情后,气得脸色发青,回到自己的宿舍,习惯地打开音箱,放着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倒头便睡。但他怎么也睡不着,血液在随着交响曲的音符跳动着,无法安排自己情绪的他,又打开了自己的博客。对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由感而发,愤然写了如下一首诗:

无人借你一双手,

扼住命运的喉。

贝多芬没有死,

那双天才的手依然挥舞在宇宙。

每一个音符,

都是生命的一声巨吼!

 

命运的门始终在被觉悟者痛苦地敲响,

然而上帝却敞开了宠幸的便门,

让罪恶作秀,

让无耻左右。

在人性的天空里,

分不清黑白夜昼。

 

是谁要掠走我的灵魂,

让我变成一具空壳,

成为一条可怜的走狗!

逼会了无奈,

明白了闭口,

学会了逆来顺受!

 

至死激情的贝多芬,

让我对着万古的明月,

敬你一杯来者的酒。

命运可以走向地狱,

但决不与丑恶为友!

让不屈划一道闪电,

那是真理的不朽!

 

【待续】

 

                                                                                                     2010年8月10日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0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