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海琼楼

蓝海生蓝梦,金沙息夜潮。人空天地静,玄鸟识渔樵。

 
 
 

日志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4】  

2010-07-06 00:49:41|  分类: 友情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花海琼楼

 

 一直被琼楼称为柳哥的东门柳,他的才情可不得了,填词作诗写小说什么的样样都会。这不,人家写的《苏东坡》竟然给拍成了电视连续剧,且被广电部作为重大历史题材的优秀作品向全国重点推出。四十四集电视剧《苏东坡》由著名导演王文杰执导(王文杰曾执导过《成吉思汗》、《光荣之旅》及《北方有佳人》等电视剧)。此剧已拍摄完毕,好朋友们不久就能够欣赏到啦。

 琼楼现在想与好朋友们分享的是柳哥的新作《一个副县长的网恋》(瞧这标题就够时尚的,对吧?一个副县长的网恋【1】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http://blog.163.com/dongmenliu@126/【东门柳博客网址】

长篇小说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

作者:东门柳

 

主要人物表

刘文彬……男,43岁,东原市政府办公室秘书科科长,明和县副县长,博名“三棵树”;

海  韵……女,38岁,海营市某事业单位工程师,博名“风”;

崔东利……男,44岁,明和县常务副县长;

王芸芳……女,42岁,东原市档案局科长;

    永……男,43岁,东原市常务副市长秘书、科长、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主任;

郭向阳……男,49岁,明和县委书记;

迟瑞祥……男,46岁,明和县县长;

余有水……男,55岁,明和县政协主席;

   张……男,28岁,刘文彬司机;

王志英……男,36岁,明和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上集故事梗概】

       县委书记郭向阳率五大班子的领导设宴欢迎刘文彬的到来。常务副县长崔东利企图灌醉刘文彬,二人的较量拉开了序幕。

【续上】

刘文彬还没回县城,崔东利就知道他领方局长一行没在聚仙山庄吃饭,这是聚仙山庄总经理主动汇报给他的,因为他要向崔东利献忠,其他领导哪怕在山庄放几个屁也应该说一声。这是一种人做了他人的狗才会有的狗性,说穿了,是做了权力的奴才才会有的奴性。

崔东利对着手机没说什么,也用不着说什么,只是嘴上“嗯”了一声,心里咯噔了一下,稍有不快是真的。因为安排好了在聚仙山庄宴请方局长的,刘文彬初来乍到,就不按他划的圈圈办事,独立特行,说明这人在文静的表象下,有着桀骜不训的一面,不可轻视。

刘文彬没想哪么多,回到县城,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刚进家门,电话就响了,办公室通知他:明天有个会议,请他参加一下。刘文彬问什么会,县领导都是谁到场?办公室主任王志英告诉他,是全县农业工作会议,县委书记郭向阳、县长迟瑞祥、常务副县长崔东利、分管农业口的县委副书记和分管副县长皆到会讲话,刘文彬到会,是郭书记特别提出的。既然是郭书记钦点,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刘文彬打算拜访老干部和到各乡镇走走的计划只好推迟。他冲了一个热水澡,又给妻子王芸芳打了一个电话,且和儿子小纬说了几句,儿子的声音让他感到特动听,他想,人就是犯贱,整天和儿子在一起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可一旦离开,就觉得儿子什么都好了。人都有这贱毛病。接下来该干点什么呢?按照习惯是躺在床上看书,但没心情,他忽然想到了博客,先看看新闻。

浏览过新闻后,他觉得没意思,你引我用,千篇一律,没胃口。于是想到了自己的博客,在哪个网上建博呢?听说网易比较规范,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于是决定在网易上建博,博名就是想好了的“三棵树”。七弄八弄,博客主页建好了。老实说,素来忙于公务的刘文彬对建博还是个雏,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建成了,虽然显得嫩了些,但有两点显示了博主的追求:一是博页颜色素淡:二是首页眉头选择了远山疏林的水墨画。

接下来该写篇什么博文呢?刘文彬想来想去,决定写一篇心性小文,想起那个负薪的苦孩子,想起自己也有过类似的少年时光,想着想着,刘文彬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落下了泪。这不是作者在故弄玄虚,相信有过刘文彬类似经历又有类似心肠的人也会落泪的。刘文彬在12岁那年,父亲因一场车祸而丧生,一个美好的家庭在一场灾难面前被彻底打碎了。奶奶见母亲还年轻,催她改了嫁,母亲不忍把两个孩子推给奶奶,只好带着刘文彬的妹妹远嫁他乡,只剩下文彬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是个坚强而又开朗且通晓事理的人,教给了文彬许多做人的道理。但在这年的秋天,奶奶突然重病,为了照顾奶奶,文彬只好休学。就在这时,大队书记找到了他,派人照顾文彬的奶奶,并倾全力资助文彬上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文彬之所以品学兼优,并最终考上大学,与这段不幸经历有着直接的关系。刘文彬拭去多年未滴过的泪水,写下了自己的第一篇博文——《负薪少年》,全文如下:

杏园茅舍,邀友野餐,山光水色,尽入释怀。怱遇一少年负薪路过,满头大汗,步履蹒跚,令人心痛。舍主告之:此少年父母皆殁,与祖母相依为命,近因祖母病重,辍学在家。余听后甚是心疼。这孩子的背上,背的岂止是一捆柴,而是一座山哪!想三十一年前,家父因车祸而亡,母带小妹改嫁,自己与祖母苦活人世,亦因祖母病重而辍学。若非本村老支书鼎力关怀,焉有我之今日!

呜乎,人生何其难也!生于水火中人,但凡有人伸出援助之手,大都会有苦尽甘来之时。扶危济困,乃是社会良知的所在,是国家和社会凝聚刀强弱的重要柡志之一。弱者不扶,则国之尽弱;困者不济,则国之尽困。我们有责任不再让我们的孩子们辍学负薪,我们有责任不再使我们的孩子们重复过去痛苦的故事,我们更不该让我们的孩子们去背一座山!他们背不起!

 

县里的农业大会按时在县礼堂召开,出乎刘文彬意料的是,县人大主任陈子昌、县政协主席余有水也来到了会场,在后台寒喧时,刘文彬始知,这二位很在乎关系全县大局的事情,是在结束上级会议后及时赶回来的。话又说回来,法制社会了,人大、政协有权过问和监督这事,这等大事不请二位参加试试?年底两会期间,迟瑞样的县政府工作报告就得打个问号。

刘文彬随各位正县级领导依次来到大会主席台。按常理,分管农业的县委副书记和副县长是唱主角的,刘文彬的位子应该排在二位的后面,依次左右摆开的是书记郭向阳、县长迟瑞祥、县人大主任陈子昌、政协主席余有水、常务副县长崔东利、分管副书记、分管副县长、刘文彬等,但刘文彬却排在了崔东利之后,这既出乎刘文彬的意料,更出乎崔东利的意料之外。这是刘文彬来到明和县后的第一次大亮相,谁都知道,主席台上的座次可不是瞎安排的,它直接表明了县领导们的主次位置,甚至可以窥见到上级对明和县未来领导班子的安排,这其中的文章大了去了。什么叫政治?这就是政治,而且是政治中的政治,在中国,不懂得这座次安排,就是政治上的糊涂虫。你说对吧?

这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请示迟瑞祥后,迟瑞祥根据县委书记郭向阳的意见定下的座次。至于郭书记怎么考虑的,迟瑞祥当时也一头雾水。事实是郭向阳专门请示了市委组织部后才定下的,既然是市委组织部的意见,迟瑞祥也不好说什么,执行呗。迟瑞祥断定:刘文彬很可能是下届领导班子的主要成员之一,这是被历次经验之正明了的。

领导们在大会主席台坐定后,大会开始,由分管县长主持,按已定好的会议程序进行,概不赘述。现在我们来说崔东利。

从县领导在大会主席台落座后,崔东利就对刘文彬排在自己后面甚感诧异,不用说,这种座次的排法不是由郭书记能说了算的,没有市委组织部的批准,谁也不好做这种安排。不用说,市里对明和县下届领导班子的组成已经有了安排,彭永提供的消息是可靠的。那刘文彬将来会担当什么角色?会不会是下届县长的人选?若论文凭,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自己仅仅是在省党校学了两年,虽说是大专文凭,但比起刘文彬就逊色多了。况且他一直在市领导身边工作,这里边的池水有多深,恐怕外人难以说清楚。虽说宋副市长排挤刘文彬,但宋副市长上面还有市长、市委书记,宋副市长能耐再大,最后说了算的是书记和市长。想到这里,崔东利越发觉得不安起来,在主席台上如坐针毡。于是他以方便的名义在卫生间用手机给彭永打了个电话。

彭永借坡上驴,把崔东利这把火点得旺旺的:“老兄啊,我说得没错吧?”

“那是那是!”

“实话告诉你吧,那是市委组织部的安排,是得到市委王书记批准的。王书记和刘文彬的老泰山关系可不一般哪。事实上,王书记决定刘文彬到明和,是有意避开宋副市长这道坎,这叫曲线重用。”

崔东利听到这里吃惊不小,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哦,是这样。那看来……大腿不细呀?”

彭永不会让崔东利失去“斗志”的,因为崔东利是他整刘文彬的最佳人选:“也没什么。关系再硬,没有政绩也不好说话呀不是。”

“嗯嗯嗯……”崔东利连连点头,似乎来了精神。

回到主席台,崔东利表面上埋头看文件,写写画画的,实际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把彬整倒搞臭。刘文彬不臭,他崔东利就别香起来。官场如战场,打的就是整人的仗。

事情果真像彭永所说的那样吗?彭永只说对了一半。事实是,在这之前,市人人大主任相中了刘文彬,想调他到市人大当办公室副主任,他认为,刘文彬是市人大秘书长的好人选。但市委王书记觉得,刘文彬不能老在机关呆着,应该到县里多锻炼锻炼,多接触基层和实际,需要及早补上这一课。行则重用,不行,对本人成长也有好处。于是才有了如是安排。

这些,刘文彬当然不知道,他只知道市人大鲁主任想用他,只是被王书记阻拦了,他以为宋副市长没在王书记面前说好话,才来不久的王书记不会对他有好印象。

会议开了一上午,刘文彬借这机会把会议材料看了个仔仔细细,算是对明和县的农业状况有了个基本的官方了解。老实说,他对文件的严谨性表示怀疑,当然,对文字错误他挑了一大筐,勾划完毕,他转给了迟瑞祥。不用说,迟瑞祥一脸严肃地转给了分管副县长,分管副县长的眉头立即拧成了疙瘩。他觉得刘文彬太不给自己面子,心里老大不快。

而刘文彬心想,分管副县长并没有请他批改这些文件,主动示于他有自作多情之嫌,而自己被邀上会,就是批阅文件的,按照程序自然应该交给迟县长。至于座次问题,刘文彬不是没考虑,把自己摆在靠前的位置,说明市委对自己还是重用的,不是扔在明和县不管,心里不免有些许的暖意。正因为这样,他才认真地对会议文件作了认真的批阅。至于得罪分管副县长的事他没考虑那么多,他觉得分管副县长应该懂得文件传阅程序,不必小鸡肚肠地去计较这些。

然而,善于察言观色的崔东利发现了分管副县长焦玉成的不快,心里掠过丝丝的块快意。但这也同时提醒了他,如果刘文彬只把关文字,惹起他人不快,无关宏旨,什么都不分管,只管文字把关,出不了大错,不出大错,就等于把刘文彬关进了保险箱,要让他载跟头,必须让他分管某个口上的工作。让他分管什么呢?明和县的农业是个老大难,在全市最落后,何不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刘文彬呢?

崔东利就像在战场上找到了一件克敌制胜的武器,顿时来了精神……

 

郭向阳原在蒙子县当书记,以抓农业而闻名,市委调他来明和县任书记,就是为突破明和农业这个难题的。他也在寻找突破口,显然,他对分管副县长的能力不甚满意,正在物色人选。就在这个时候,崔东利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向郭向阳推荐了刘文彬。

郭向阳不明白崔东利是什么意思,因为刘文彬没搞过农业,他压根就没打算让刘文彬分管。而崔东利却说出了让郭向阳认可的一条过硬理由,那就是:刘文彬有热情有能力管好农业,且在下派干部时曾把乡镇农业搞得有声有色。

要把对手摔死,最好的办法是先把对方抬得高高的。崔东利的话果然起了作用。郭向阳嘴上没说,但心里已经采拿了崔东利的意见。他明白崔东利在嫉妒刘文彬,主动推荐刘文彬有不测之心。之所以认可刘文彬,是因为他发现刘文彬确实有才,在他的帮助下,相信刘文彬能干好。再说,他的确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

果不然,几天后,郭向阳征求了刘文彬的意见,请他分管农业。刘文彬的态度是让他考虑考虑。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太突然,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刚说好了的,让他分管文字把关。经过一番考虑,他决定接过这块烫手山芋。现在敢冒这个风险,是因为刘文彬骨子里善于接受挑战,他不想落一个只耍笔杆子干不了实事的名声。人生难得一搏,只要有一搏,虽败犹荣!

郭向阳对刘文彬知难而进的态度很是满意,认为在关键时刻,刘文彬支持了他,他要好好使用和爱护这个干部。全县农业会议还没结束,迟瑞祥宣布了县常委意见:由刘文彬分管全县农业。

刘文彬在会上表态很简短,他说:“我只说三句话:笫一,我不懂农业,郭书记赶着鸭子上架,我只好干,而且要干好。第二、我们全县的农业工作必须坚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科技领先,市场为导向的原则。第三,保护耕地,保护农民的根本利益,是当前农业工作的一项重要住务。我的讲话完了。”

全场静过数秒钟后响起热烈的掌声。

为什么会这样?且不说刘文彬讲话内容如何,单就筒短而言,人们既高兴又不适应,因为人们已经麻木和习惯了过去县领导那种老太婆裹脚布式的又臭又长的讲话。刘文彬给会议带来了一阵清凉的风,不再有打瞌睡的了。

崔东利见郭书记和全场都热烈鼓掌,自己也只好用肥厚的双掌随和着轻轻拍几下。这不叫鼓掌,充其量叫点雪花膏或搓大宝。但这种不响的掌声背后常常埋伏着最响的闪电惊雷。崔东利嘴角上挤出一丝笑意,仔细看是冷笑。显然,他与刘文彬的真正较量开始了。

崔东利的举动被政协主席余有水瞅见了,会后,他提醒刘文彬:“文彬呀,小心地雷。”

刘文彬笑了笑:“鬼子才怕地雷呢。”

“你小子别大意失荆州。不过我愿在官场上扮一个偷地雷的角色。”

刘文彬有些动情地说:“余叔,谢谢你。”

“好啦。”他爱呢地拍了拍刘文彬的肩头:“总之,小心无大错。”

“嗯,知道了。”

 

问题是余有水管了明和管不了东原,在刘文彬下乡镇作农业调查的时候,县城里传来了彭永经常与王芸芳出双入对的消息。司机小张听到了,但他没敢告诉刘文彬。

这天夜里,刘文彬下乡回来得很晚,冲过澡后,打开博客,他准备写一篇下乡所见的七绝诗。但他发现一个叫“风”的博客对刘文彬的博文特别欣赏,写了许多颇有见地的美评,尤其对《负薪少年》一文,风说:“拜读了您的博文,我不仅为博主精炼的文笔所吸引,也为博主的一片善良之心所感动。‘我们更不该让我们的孩子背一座山,他们背不起!’说得多好哇!您的文章真可谓字字珠玑。”

出于礼貌,刘文彬走访了风。

【待续】

 

                                                                2010年7月6日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