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海琼楼

蓝海生蓝梦,金沙息夜潮。人空天地静,玄鸟识渔樵。

 
 
 

日志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3】  

2010-06-27 01:21:38|  分类: 友情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花海琼楼

 

 一直被琼楼称为柳哥的东门柳,他的才情可不得了,填词作诗写小说什么的样样都会。这不,人家写的《苏东坡》竟然给拍成了电视连续剧,且被广电部作为重大历史题材的优秀作品向全国重点推出。四十四集电视剧《苏东坡》由著名导演王文杰执导(王文杰曾执导过《成吉思汗》、《光荣之旅》及《北方有佳人》等电视剧)。此剧已拍摄完毕,好朋友们不久就能够欣赏到啦。

 琼楼现在想与好朋友们分享的是柳哥的新作《一个副县长的网恋》(瞧这标题就够时尚的,对吧?一个副县长的网恋【1】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http://blog.163.com/dongmenliu@126/【东门柳博客网址】

 

        长篇小说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

作者:东门柳

 

二 

 

【上集故事梗概】

        刘文彬的妻子王芸芳和彭永原是明和县县委机关大院一起长大的干部子女,二人青梅竹马,曾经是一对恋人,但最终没有走进婚礼的殿堂。彭永牺牲了与王芸芳的恋情,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刘文彬在上任的途中被曹阳县的副县长朱子健留下,向他透露了一个重要消息:处心积虑整刘文彬的正是彭永。

 

【续上】

 初来乍到的刘文彬遇到的第一件事是县委书记郭向阳和县长迟瑞祥在聚仙山莊给他接风洗尘,县人大主任、县政协主席、县纪委书记等五大班子的一把手全部到场,崔东利也来了,这场面算是够隆重的。

 郭书记在向大家介绍刘文彬的情况时,重点介绍了他这个“一支笔”的厉害之处,其实大家对刘文彬这支笔早有耳闻,有文才的人总是受大家尊重的。众人纷纷敬酒,以尽欢迎之情,聊表共事之心。

 在这些人中,郭向阳、迟瑞祥、崔东利常到市里开会,刘文彬经常接待他们,是老相识了。刘文彬在表示谢意后,提出尽快安排他投入工作。迟瑞祥说:“不急不急,郭书记说了,你先到各乡镇了解了解情况,以后有的事做。我和郭书记商量过了,你今后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好县政府的文字关。”

 明人不用细说,刘文彬全明白了,是个秘书长的活。这倒也好,轻车熟路,不抓政事,没有更多的具体指标和硬件事务,难得落一逍遥。但也可看出,郭书记和迟县长不糊涂,会用人,因为县委、县政府的文字工作是全县的脸面,懂政治的人才会这么做。郭向阳和迟瑞祥的决定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另一个就是县政协主席余有水,善讲各种段子,浑的素的张口就来,幽默风趣,常把大家弄得喷饭,是有名的活宝。他说:“文字工作十分重要,弄得不好就出笑话。日丰镇是旅游镇,为了宣传旅游,扩大旅游,镇上在进入日丰镇的主干公路上树起了一块很醒目的广告牌,上写了八个大字“敞开怀抱,欢迎来日。”我说,再热情大方也不能随便让人家日呀?换了!”众人捧腹大笑。别看余有水成天乐呵呵的,但精明得很,他很清楚自己所处位置,就是插浑打趣的。但资历摆在那里,有时说话也不管不顾,常弄得别人下不了台。刘文彬没有小看他,从众人的笑声中,他看到了余有水深藏不露的另一面。况且,来时王芸芳有过特别交待,事事要多和“余叔”交待。

 崔东利似乎笑得很勉强。昨天晚上他接到了彭永的电话,彭永告诉他,刘文彬是到明和镀金的,很有可能接替迟瑞祥的位子。自打这时起,崔东利一夜未眠。他相信彭永的话,因为二人从小到大,一直是铁哥们。加上彭永与宋副市长的关系,崔东利对彭永更是言听计从,而对刘文彬固然不是恨自然也是恨,况且,姓刘的已经成为自己事业的障碍。他在苦苦寻找对付的办法。至于场面上,热情的假面具当然是不能摘的,那是做给别人看的表面文章,自然当不得真。崔东利一反常态地举起满满地一杯酒,热情地说:“知道文彬同志来明和工作后,我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过去,我们到市府开会,文彬同志不止一次地热情接待过我们,应该说都是老相识了、老朋友了。这次文彬同志到明和来工作,是市委、市府对我们县工作的大力支持和爱护。来,我敬你一个酒,表示最诚挚的欢迎!感情深,一口闷。”刘文彬欲加阻拦,但对方一仰脖子,一两的杯子喝得精光,然后杯口朝下,滴酒未留。那动作、那神态充满着豪爽和热情,不明就里的人一定会以为,与崔副县长这样的人一道共事,那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这令刘文彬很尴尬,因为他不善饮酒。他心里很清楚,对方在给他施下马威。明和县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敬酒方只要把酒喝干,被敬者也必须喝光,不然就失了大礼。这酒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刘文彬也是条汉子,即使没这规矩,他也不想栽在对方手里,哪怕是喝死,也不能被对方吓死。他举起杯子爽朗地说:“谢谢崔副县长如此抬爱。本人不善饮酒,但盛情难却,不忍扫了大家的雅兴,我喝。”刘文彬一干而尽,清杯示人。众人为之喝彩:“好!”

 崔东利在鼓掌喝彩的同时,心里不由地怔了一下,他知道刘文彬不善饮酒,通过这杯酒,他感到刘文彬不是个软活柿子,不那么好捏,因为这表明他接受了来自他的桃战。于是他再次举起酒杯:“刘副县长,为了图个吉利,咱们喝双不喝单。”

 刘文彬绵里莪藏针地笑着说:“那一心一意就不好解释喽?”

 崔东利不想也不善于和对方斗文。于是爽朗大笑:“啊,都好都好。我先干为敬。”言毕,一口喝掉。

 徐有水资格老,说话历来不客气:“我说东利呀,你小子给我悠着点,要灌文彬呀?那我可不让,啊,我是王书记的老部下了,也是文彬的叔,你不准给我欺负他。”

 崔东利有意苦着脸讨徐有水的好:“我说主席呀,我哪敢哪,咱不是热情嘛。”

 徐有水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崔东利是常务副县长,面子还是要给的。但从心里讲,他对崔东利的看法一直不怎么样,要不是崔东利抱紧了彭永,找到了宋副市长这座靠山,他连副县长也混不上。

 刘文彬很感激徐有水仗义相护,他马上举起酒杯,冲徐有水:“谢谢徐叔关照。”又对崔东利说:“感谢崔副县长的一片厚意,还望以后多多关照。这酒我喝了。”刘文彬撑着架子一饮而尽。

 崔东利高声喝彩:“好!今后刘副县长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我全力支持你。”

 刘文彬点点头:“谢谢。”

 郭向阳笑了笑,显出满意的笑容:“嗯,好。我们的班子要团结,今后大家不论遇到什么事,要以团结为重,多商量,多帮衬,不准互相拆台。要唱好明和县发展这台戏,离不开大家互相支持,互相爱护,互相关心。……”

 欢迎宴会一直到很晚才结束,刘文彬喝醉了。司机小张把他送回了宿舍,这一夜,他呕吐不止,差点儿把苦胆吐出来。他发誓:从此滴酒不沾!

 

 按照原来的安排,第二天上午要去拜访老干部,只好推掉,直到下午四点,刘文彬才昏昏沉沉地起了床。县政府办公室给他安排的是一套三居室装饰不错的新房子,初醒的他恍若梦游,不知身在何方,费了好大劲才搞清楚身寄何处。

 起床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给王芸芳打了一个电话,报了报平安,不小心打了一个哈欠,王芸芳问:“昨天晚上喝多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呀?!”刘文彬当时没反映过来。

 “笨哟。摸着脚指也能想出来呀。昨天下午一到,县老爷们肯定给你接风洗尘,到现在你还打哈欠,不是喝高了还能有别的原因吗?玩小蜜?也不能那么快呀不是?”

 刘文彬下意识地苦笑一声:“酒真不是东西。当然,终归还是人不是东西。放心吧,小蜜蜜不到我头上。”

 “先别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哎,你不是挺有定力的嘛,这次怎么向酒精缴械投降了?”

 “还说呢,不都是为了你和老爷子嘛,这明和的女婿就那么好当呀。”

 “哈哈哈……奖励。不过呀,今后别为了面子栽在酒上,身体是自己的,面子不值钱,别上他们的当。还有,我和小纬都很好,你就安心工作吧。”

 刘文彬笑了笑:“好,谢谢夫人。”

 “挂了。”

 刘文彬合上手机,一时竟不知该做些什么。想起来了,是冲澡,先清醒清醒再说,也洗去一身污浊的酒气!

 

 可是到了傍晚,办公室来了电话,安排他负责接待市教育局长一行,地点在聚仙山莊。刘文彬听了很恼火,考虑初来乍到,他还是把火气压了压:“不是有分管县长吗?”

 “哦,黄县长到省里开会去了,崔县长的意思是请您去顶一顶。”

 刘文彬心里好气又好笑,心想,我是萝卜呀?萝卜也只能是顶一个坑呀?这样顶来顶去,还有章法吗?他想立即推掉,不能让崔东利当软活柿子捏来捏去,对,一开始不能惯他这毛病。但又一想,第一次就拒绝崔东利,这在礼上不妥,他忍了忍,决定还是去。再说,市教育局方局长也是自己的老朋友,即使不以县里的名义,自己也该去拜访一下。“那好吧。”他放下话筒,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更让他感到头疼的是喝酒。若滴酒不沾,岂不赚个不尽人情的恶名。好在方局长知道自己不喝酒,这酒场上的事也就好办的多了。想到这里,刘文彬的心情好了许多。

 就在这时,司机小张送来了一台新电脑,是办公室为刘文斌配发的。二人一通忙活,很快把电脑安装好。小张建议他上网,潜台词就是,晚上你一人怪孤独的,上网可以打发时间。他还建议刘文彬建博客,可以更多了解民情。刘文彬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小张要问他准备起个什么博名,但刚要开口就咽回去了,主要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妥,因为这涉及领导隐私。但刘文彬已经想好了,就叫“三棵树”。三木为林,正好合了自己名字的“彬”字。要特别时尚地起个怪名,他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自己大小也是个领导,万一让官场的人知道了容易落下话巴,授人以柄。一向不愿招嘴巴官司的刘文彬可不想这么做。官场是非躲犹不及,何苦招此麻烦,对吧?

 问题是即使这样,刘文彬也是躲不过是非缠绕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人就生活在是非之中,哪里都有躲不开的矛盾,况且,官场就是最大的是非之地。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黄昏时分,刘文彬再次来到了聚仙山庄,昨日黄昏是这聚仙山庄,今日黄昏又是这聚仙山庄,刘文彬心理上有些反感。单就宾馆的名字他就不怎么认同。出入都是官员,给人一种欲醉欲仙的感觉,有点太那个了。

 这座三星级的宾馆,是明和县的“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县委、县府迎来送往,招待贵宾佳朋皆会于此。装饰豪华,据说总统套间里的不少用品都是进口的,一个淋浴头的价格顶一个农民工干一年活挣的钱,这叫派,上档次。当时曾有人反对过,负责基建的崔东利有自己的反驳理论,他说,没有档次,怎么带动全县的服务业上水平?来了外国贵宾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怎么吸引外资?怎么改革开放?这话一出,没人再敢反对了。你反对就是观念陈旧,当时上面有领导在大会上讲过,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点,观念跟不上就换人。谁愿为一个宾馆装饰豪华一点丟官,犯不着不是?当时讲这话的人就是宋副市长。了解内情的人知道,当时进口了两个高级淋浴喷头,另一个被崔东利派人装在了宋副市长家的卫生间里,是彭永一手操办的。在外人眼里,一个副市长装个淋浴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是宋副节长用起来舒服,除了外出,只要在家,每天用起来就想到崔东利和彭永。

 聚仙山庄的菜做得也不错,高薪聘请的厨师,价格也贵得吓人。不过刘文彬觉得味同嚼腊,可能与没心情有关。还有,他总觉得一顿饭一头牛是在喝老百姓的血,是在犯罪,这个农村长大的苦孩子实在咽不下这美酒佳肴,这也是他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地方。他想起了篡改了毛主席语录的一句流行语:“革命不是请客就是吃饭,不是弄花就是写文章。”话虽尖刻,但也反映了一个事实,权力机关特别是某些领导,利用公款大吃大喝已经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权色交易、做表面文章,已经成为屡见不鲜的家常便饭。但时风如此,奈何奈何!管不了别人,管住自己总可以吧?于是他找到方局长,改变了吃饭地点,在司机小张的领引下,来到了一家山区农户在果园里办的小吃店,这里的主菜是粉皮炖鸡,在当地小有名气。方局长一行三人,吃得很尽兴,也为刘文彬的安排赞赏不已。桑麻田园,一切的原汁原味,对于久住城市的人而言,自然是惬意多多。老实说,宾馆的美酒佳肴,方局长等人早就吃腻了,在山间换换口味,也是悠哉美哉。把“吃馆子”作为享受,属于饥饱无着的年代,或当下村官们的时尚。在东原市这片土地上,方局长什么高档的酒店没住过,什么样的高级酒宴没吃过?是吧?这80元的粉皮炖鸡着实让方局长一行大悦一番。

 当方局长在剔牙的时候,恰好一个少年路过,背上一大捆山柴,大汗淋漓,非常吃力。酒家主人介绍说,这孩子父母都死了,和奶奶相依为命,连学也上不了了。方局长一拍大腿,对刘文彬和陪同的县教育局长表态:从市教育局拨出一万,县教育局拿出一万,确保这孩子把学读完。

 刘文彬当然很高兴,但高兴之余,从心底里另有自己的看法,认为:方局长不是慈善机关,这种随意性很强的救济不是政府机关重点考虑的事情,他们应该从制度和法规政策上为失学少年儿童找到一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从方局长的神态来看,似乎有着一种自豪和成就感,这是一种来自展示权力的快感和救世主对可怜的弱者施恩的自足感才有的神态。刘文彬心里有些不舒服,觉得老方越来越陌生了。在回来的一路上,他坐在车中心里直犯嘀咕:老方啊,那是老百姓的钱呀,不是你自己的,它本来就该用在老百姓身上呀!他打算从明天开始,每月从自己的工资里扣出三百元,秘密地接济这孩子和他的奶奶,同时又在考虑怎么能从根本上解决少年儿童辍学问题。有人说经济发展了,少年儿童辍学问题就解决了。刘文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二者是两码事。美国经济发达,照样存在辍学现象;朝鲜经济不发达,孩子辍学问题不存在。刘文彬一路没想出个好办法。说来也是,国家每年召开两会,那么多代表和精英都没拿出好办法,自己怎么能马上开出个济世的良方?但忽然又一想,自己不是分管的副县长,直接管这事有点越俎代庖,不妥。俗话说得好,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文字副县长管文字,自己没权管这事。这时,刘文彬才突然意识到,权力是多么地重要。

【待续】

                                                                                                                            2010年6月27日  初稿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3】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