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海琼楼

蓝海生蓝梦,金沙息夜潮。人空天地静,玄鸟识渔樵。

 
 
 

日志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2】  

2010-06-20 21:49:59|  分类: 友情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花海琼楼

 

 一直被琼楼称为柳哥的东门柳,他的才情可不得了,填词作诗写小说什么的样样都会。这不,人家写的《苏东坡》竟然给拍成了电视连续剧,且被广电部作为重大历史题材的优秀作品向全国重点推出。四十四集电视剧《苏东坡》由著名导演王文杰执导(王文杰曾执导过《成吉思汗》、《光荣之旅》及《北方有佳人》等电视剧)。此剧已拍摄完毕,好朋友们不久就能够欣赏到啦。

 琼楼现在想与好朋友们分享的是柳哥的新作《一个副县长的网恋》(瞧这标题就够时尚的,对吧?一个副县长的网恋【1】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http://blog.163.com/dongmenliu@126/【东门柳博客网址】

 

        长篇小说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

作者:东门柳

 

【上集故事梗概】

        满有把握能任市府办公室副主任的“铁笔杆”刘文彬,被提到明和县任副县长,一头雾水的他在寻找着自己的政敌。渐渐地怀疑到了妻子的昔日恋人——常务副市长秘书彭永的身上。

 

【续上】

 王芸芳和彭永原是明和县委机关大院一起长大的干部子女,二人青梅竹马,感情一直很好。后来,王芸芳的父亲王志前由县委副书记提拔到市委宣传部任部长,全家一起迁居市里。彭永含泪送走王芸芳后,整日浸泡在思恋的苦海里。魂不守舍的高三生,一旦陷于苦恋,基本上与大学无缘。就在这年夏天,王芸芳考上了大学,而彭永以十分之差名落孙山。第二年复读,更没戏,离录取分数线差二十分而败北。彭永的父亲只好托门子,把儿子安排到市党校工作。同年,彭永的父亲因病驾鹤西去,彭永没了靠山,只好发愤读书,利用在党校的便利条件上了函授大学。彭永在为人处事上很活泛,想到自己毕业后能否转干还是个未知数,于是极力巴结校长,节假日跑到校长家干杂活,撵都撵不走,就像一帖狗皮膏药。一来二去,校长的女儿陈丽丽爱上了他,显然,彭永处在了两难境地:接受了陈丽丽的爱,转干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家庭、事业一举两得,尽管他不爱丽丽。但这意味着他将永远失去他的最爱王芸芳;如果拒绝陈丽丽的爱,他转干的事不仅化为泡影,今后也很难在党校混下去。他之所以不愿离开党校,是因为党校是市委、市政府培养自己人才的所在,也是进入市委、市府权力机关的金桥,离开了这里,就等于放弃了自己人生仕途的金光大道。彭永失眠了。

 那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辗转反侧的他走出宿舍,徘徊于党校外的河边,月光如水,一轮圆圆的明印在静静的河面上。他望月而叹,找不到答案。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的是王芸芳,她是他的女神,他的生命呀?可问题是她的父亲王志前从来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连正视他一眼都没有,只是出于对故旧子女的礼貌,见面哼哈一声了事。他读得懂,那不冷不热的目光里充满着不屑和鄙视。不知何故,从小他与王志前就不对眼。这使他突然想到:即使他放弃了转干的机遇,也仅仅是能博得芸芳的一时感动,但能否感动王志前就难说了,与王芸芳的婚事仍然是一个梦,充满了变数。一个是定数,一个是变数,彭永很清楚,在人生的字典里,弱者经不起变数。如同在大海中行船一样,巨舰与小舟对风浪,的承受力是不能划等号的。经这么一盘算,彭永的心理天平开始倾向陈丽丽。他觉得这是一步求稳的棋,不管怎么说,生存和浪漫相比,生存总是第一位的,连生存问题尚且不能解决,何来浪漫?

 到了第二天,已经毕业分配到市档案局工作的王芸芳打来电话,约他到市人民公园相会。彭永打扮一新,匆匆赶到人民公园,一路在想,一路在安慰自己:芸芳一定会带给他好消息了吧?未料到的是,王芸芳正式通知他,经父亲介绍,她决定嫁给市府办公室的刘文彬。

 彭永目瞪口呆,许久才缓过一口气,大声质问:“为什么?!”

 王芸芳恼怒地责问着他:“明知故问!你都上门当人家女婿了,还在这里假惺惺的,骗子!”

 彭永着急地辩解着:“芸芳,你听我解释!”

 “不用,真的不用解释了。再见!”

 彭永绝望地目送着王芸芳的倩影消失在了小树林的另一端,……他狠狠地掴了自己一个耳光,尽管他觉得这样做于事无补。看得出,芸芳伤心到了极点。他想,芸芳一定听到了什么谣传,产生了误解。他准备让芸芳消消气,然后再向她解释,也问个明白。

 但过了几天后,彭永几次相约,王芸芳始终没露面。彭永觉得完了。

 果不然,三个月后,王芸芳和刘文彬结了婚。

 陈丽丽催得紧,失落中的彭永决定与她结婚。二人婚后的感情还算不错,也生了个儿子,只是自给副市长当秘书后,彭永变了个人似的。

 

 彭永始终想弄明白,当年王芸芳为什么执意与他分手,他听到了什么。于是,前一段时间,他好不容易把王芸芳邀到了某酒店。

 连王芸芳自己也搞不清楚,她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彭永的邀请,与他共进晚餐,是因为旧情复发吗?不是。是因为好奇?有点。是因为怀念年轻时的浪漫生活?也有这成分。是因为现在的日子过得平淡无味,寻求刺激?多少有点。也许正是因为这几种因素凑在一起,使王芸芳的两条秀腿自觉不自觉地走向雅芳大酒店的包间玫瑰厅。

 彭永早已等候在先,当王芸芳走进房间时,彭永忙起身热情相迎,二人的手再次握到了一起。这次握手不同于当年,包含了大方和礼貌。岁月淡化了热情,步入中年的老成冲走了些许的羞涩。不过王芸芳的右手还是渗出了凉汗,因为正是当年这样一次握手,她把贞节献给了彭永,也正因为她不再是处女,使得她在刘文彬面前多少有点不自在。洞房花燭夜过后,刘文彬在好长一段时间内显得郁郁寡欢,王芸芳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因为她知道,刘文彬出生农村,并在农村长大,尽管大学毕业,但传统观念很强。如果刘文彬以此追问她,那她就如实地告诉他,是离婚还是继续随他的便:如果刘文彬始终不点破此事,她也会如实地告诉他,但他会更加敬重这个男人;如果刘文彬很在意这件事,那她就立即和他离婚。最终的结果是,时过半年,刘文彬始终没有点破这事,一如既往地爱着她。王芸芳很感动,便把与彭永恋爱的全部经过告诉了丈夫。

 出乎王芸芳意外的是,刘文彬不仅没有生气,而且坦然地来安慰她,请她放下思想包袱,轻轻松松地和他一道过日子。他认为,人生的初夜权不仅仅是初女膜。看得出,刘文彬是认真的,态度是诚恳的。就这样子,两口子相敬如宾一路走来。

 彭永点了几个王芸芳平时爱吃的菜,这令王芸芳颇为感动,十几年了,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爱好和口味,说明他还时时掂记着自己,被人掂记,是女人的满足和幸福。老实说,这顿饭令王芸芳五味杂陈,二人回忆起了当年的孟浪之事,感慨时光如东流之水。但这次碍于多年后的单独相会,王芸芳没有也不准备向深处谈些什么。彭永只字未提刘文彬的事,只是追问王芸芳,当时是否听到了关于他和陈丽丽的什么谣传。

 王芸芳呷了一口酒,笑了笑:“谣传?后来的事实不是证明了吗?”

 “可我当时并没有爱她的意思呀?”

 王芸芳叹了一口气:“事情都过去这些年了,再提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有,当然有。我要弄清楚,是谁破坏了你我的好事。”彭永显得很较真。

 其实,王芸芳有意回避这个问题,是因为不想破坏彭永和陈丽丽的和睦。当初,陈丽丽找到了王芸芳,威胁王芸芳,如果她不退出,不利于彭永在党校转干和发展。王芸芳感到既好气又无聊,心性高傲的她主动退出。她告诉彭永:“不要再问了,我不会说的。试想,你当初天天往陈校长家跑,我能不知道吗?”

 彭永不再追问,但他很清楚,芸芳在善意地隐瞒着一个秘密。

 从酒店出来时,外面下起了小雨,彭永为王芸芳拦了一辆轿的,王芸芳从反光镜里看到,彭永站在原地久久不忍离去。她扭过了头,不再看他。老实说,彭永的表现使她多少有些失望。言谈话语中,彭永的成熟已经变得圆滑世故,这不是她所期待的。她期待彭永保持着那颗赤子之心,但生活已把他打磨得水光溜滑,尽管她知道,如果不这样,他将无法在官场上立足,这并不是彭永的过错,官场上又有几许人物是赤子呢?即使如此,她还是无法接受彭永染上的这一身官场恶习。刘文彬则不然,他虽然身处市府机要,但依然保持着文人的那份淡定情怀,这是很难得的。想到这里,她心里生出些许快意。

 

 刘文彬走了,已经登上副主任宝座的马奎春风得意,主动提出派车送刘文彬上任。胜利者都是大度的。刘文彬没同意,因为明和县已派轿车来接,新奥迪新司机,是专为刘文彬服务的,司机小张告诉他,这就是他的专用车。

 车子还没出城,刘文彬的手机响了,打电话的人是刘文彬的至友、曹阳县的副县长朱子健,他正在曹阳与明和县打界的地方等待他的到来。刘文彬说:“算了吧。”

 “不行,你必须来,我有要事相告。”朱子健的口气不容商量。

 刘文彬只好答应下来。

 一个半小时后,刘文彬来到了朱子健相约处的一家酒店,他早已订好房间,拉着刘文彬的手径直朝房间走去,他的司机把小张领到了另一处房间就餐。

 朱子健人未坐定,递给老朋友一支中华烟。刘文彬接过,边让他点火边说:“腐败。”

 朱子健习已为常地笑了笑:“这要看谁送的。小舅子的。坐。”

 二人坐进了沙发里。刘文彬调侃着:“小舅子不少吧?”

 朱子健大大咧咧地:“嘁,倒是想多一点,有那贼心没那贼胆哪。”

 刘文彬说:“有那贼心就有贼掂记,不怕贼偷,就怕贼掂记呀。”

 朱子健亲自为老朋友斟上一杯清茶,他提前已经嘱咐过,不准服务员进室服务,酒店的人很明白:领导在谈话。“嗯,先说说你吧,你早就被掂记上了。知道是谁在你背后下了手吗?”

 刘文彬茫然地摇了摇头:“估计是马奎吧。”

 朱子健用食指点着他:“看你,这八年的科长白当了。”

 刘文彬先是怔了一下,忙倾过身子小声问:“谁?”

 “彭永。”朱子健一口一字,咬得挺结实。

 刘文彬大吃一惊。老实说,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因为除了当年作为情敌外,他实在找不出在哪儿得罪过他:“他不是副主任的人选哪?”

 “可你是呀。”

 “我又没挖他家的祖坟,更没踹他家的寡妇门,干嘛有这么大深仇大恨呀?”

 朱子健哭笑不得:“你当年把人家的媳妇都抢走了,这叫夺妻之恨哪知道不你?”

 刘文彬有些委屈地说:“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事呀,关健在芸芳嘛,是吧?你说,他是怎么对我下手的?我倒要学几招了。”

 “你没得罪过宋副市长吧?”

 刘文彬发誓说:“天地良心。”

 “在常委会上,就是他王八吃秤砣似地坚决不同意你当市府办公室副主任的。你也知道,现在嘛,领导之间讲究的是一团和气,犯不着为了你的事得罪宋副市长对吧?但毕竟你是为市府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没功劳也有苦劳嘛,为了找平衡,市长才提出让你到明和县当副县长的。”

 刘文彬懵了:“宋副市长一向对我不错呀?”

 “你是否说过这样的话:宋副市长批文上的字像鸡刨狗蹬。”

 “没有,绝对没有!”

 朱子健说:“当然没有,因为这都是他的秘书彭永一手捏造的,目的就是叫你当副主任的事泡了汤。”

 刘文彬将信将疑地问:“你哪来的消息?有准吗?”

 朱子健下意识地笑了笑:“宋副市长的司机何许人也?本县小舅子的小舅子。”

 刘文彬恍然大悟。

 朱子健不无得意地:“知道了吧?告诉你吧,彭永这小子始终没有放过你,你八年不提,原因何在哉?研究提拔你三次了,每到关键时刻,他都会在关键人物那儿造你一次谣。你命犯小人哪老兄,你是得了娇妻丢了官哪。”

 刘文彬一仰脖子,躺在了沙发上,长叹一声:“唉,这都是什么事呀!”

 朱子健轻轻地拍了拍刘文彬的手臂:“哎哎哎,我说老伙计,还没完呢。”

 刘文彬警惕地坐起身:“还有什么?”

 朱子健说:“哥们给你提个醒,明和县既不明也不和,你要小心哪。常务副县长崔东利可不是盏省油的灯。”

 刘文彬嘴角上掠过一丝笑意:“我又不和他争一把手的宝座,有何惧哉?”

 朱子健摇摇头。刘文彬半调侃地说:“吃摇头丸了?”

 “我说哥们,你不想一想,放着市府办公室副主任不当,下来当副县长,不是过渡便是重点培养。这本身就是对别人的巨大威胁……”

 【待续】

引用 一个副县长的网恋【2】 - 花海琼楼 - 花海琼楼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